日本
国产
新番

飞丸网 > 火影忍者 > 文章 > 分析 >

卡卡西大叔与火影之路

时间:2015-03-05 来源:一起动漫 作者:网友

1.功能化的白毛大叔

卡叔作为一个陪跑全程的人物,就我个人而言,将其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①领跑的老湿

②陪跑的队长兼老湿

③四战的分队长(算是卡叔的空白期)

④带队的军师(打土哥)

⑤土哥的解读者(怨念所在)

⑥无奈的稻草人(土哥被放倒后到686)

⑦领跑的老湿

人浮于世,常被赋予各式身份。熊孩子眼中,我们是老湿;别人的女神眼里,我们是男神;机油的眼中,我们是情敌……人常被赋予身份,也常因为扮演着不同的身份而获得不同的动力。唯心地来说,我思故我在,我们裹挟着这样那样的身份而生活,却不因这些身份而存在。就我而言,即便我选择披上各式皮囊行走于世,即便我把自己放空,那么这行走的皮囊是我选择的结果,而非我被赋予的身份。简而言之,我选择如何去活,我接受何样的结局,这中间都有我自己的思考,这思考才是我存在的证明。

领跑阶段,白毛大叔除了带队教孩子,也隐约间刷粗了土哥的存在,彼时,四代的故事,琳的故事,土哥的故事,他们都深切的存在于卡叔的故事之中,隐匿与卡叔的面罩之下。大叔是以一个老湿的身份,带着孩子逐渐认识这个世界的。白毛大叔的微笑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是白毛大叔不说,我们无从知晓,何况,男人总喜欢把悲伤藏在身后,因为他们需要肩负种种责任。不论卡叔有何样的悲伤,似有似无的回忆总是一种点缀,卡叔的姿态也一直是战斗着的老湿。

陪跑阶段,孩子们实力有余,大脑不足,在跟上乃至超越卡叔的情况下,白毛大叔成为了队伍的核心,他的身份也显得不再那么游移。此时的他有了更多的与孩子们互动的机会。此时的白毛大叔是一个队长,带领孩子们见识更大更残酷的世界(自叔可能带鸣人去女澡堂子居多,嗯…)也贡献了一场场精彩的战斗(见下)队长兼老湿的身份也让卡叔无瑕自顾,所谓的回忆也被暂时搁置。直到佩恩之战的弥留之际,和土哥有关的回忆才被提及,固然感伤,却依旧是为卡叔增色的存在,而非人物的主体。

四战的分队长时期,其实主要是展现忍界全貌,以及突显鸣人的成长,卡叔的意义并不大,其作战也常常出现在画面之外,算是一个空白期,而中间他的言语应该说对于人物意义不大。

对战面具的土哥,这里除了一点点引出土哥以及卡叔的相关回忆,还有卡叔作战风格的转变(下一部分再说)。

土哥的解读者,这一时期是土哥形象建立以及辉煌的时期,同时也是我怨念最大的时期,更是在我看来卡叔作为“服务型”角色与其自身矛盾最大的时期。

其实不止白毛大叔,这之后,各路大军交汇于一处,火影也开始呈现出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蛋疼状态。

先看卡叔。其实从土哥露脸到土哥被放倒,这一阶段火影的主要任务是建立并完善土哥的形象,实现鸣人与土哥形象的衔接,从而为鸣人放倒土哥打下基础。应当说这些是这边战场的主线任务,至于佐助的转变暂表不提,而小强的成长与忍界在鸣人带领下的团结反而重要性较低。那么作为土哥与鸣人间的纽带,除却土哥和鸣人之间的互刷,卡叔从中起到的比较重要的作用。然而正是这种功能化造就了卡叔的蛋疼与来自读者的各路声音。

应该说作为把自己心事隐藏在面罩之后的卡叔,土哥的露脸应当作为其情感的一个爆点,很不幸,这样的一个爆点的表现力与感官刺激来的实在不够。并非说剧情的刺激不够,而是期间卡叔呈现给我们的来自于他的心理实在太少。土哥回忆中的那一幕,卡叔更像是一个执行者,就如同琳作为土哥心中唯一的光明而存在一般,琳时时刻刻表现出来的都是对于土哥的治愈以及其美好,而其真正的心意所占的比重实在不足。受限于土哥的回忆,琳的真实形象往往与土哥眼中的琳有着些许出入。如同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仿佛完美到极致的初恋一般。作为回忆,琳的形象实在太过美好,作为一个角色,琳的形象实在干瘪,以至于读者中出现了许多“带琳王道,卡叔碍事”之类的言论,说不得这样的言论是否太过偏激,但之前有关于琳的心愿在外传与土哥回忆以及土哥对着卡叔揭露事情真相的时候都有表明。而读者的这种情绪与其说是我们偏激,倒不如说AB在带琳互动上下了太大的功夫,大到我们忽略了琳的本来心意,只想着替土哥实现他的幸福罢了。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一定要有回报。我们是在期许着土哥还是在抚慰我们自己?

如同此间土哥回忆中琳的存在,卡叔在刻画土哥阶段的表现力同样是不够的。熊姐将之归结为卡叔相对沉默的性格,而我则将之归结为对卡叔的兼顾不够。因为沉默是不去说,而非不去想,卡叔的心思可以不以言语方式呈现给土哥,但有理由以心理或者细部动作的方式呈献给读者。对比对于柚子的那种直白的刷,卡叔的这种仿佛画面之外的痛苦在这个阶段实在让我们难于去解读。甚至有的时候这种痛苦与愧疚靠的不是细节解读,而是脑补……

除却回忆之后土哥对卡叔的单方面暴捶(其实这一段我个人认为卡叔的心理的愧疚与战斗上的无力还是很到位的,一方面是累了,另一方面,对土哥的极大愧疚下他也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单方面防御已经是极限了。),卡叔的转变与相关的回忆有两段。一段是紧随的转变,一段是神威空间卡叔和土哥的战斗。不论哪一段,卡叔的转变都是比较突兀的。

第一段回忆的作用主体是鸣人,而卡叔则是接受鸣人的感召,第二段除却与回忆中的战斗场面亦然。

我们从画面中感受到的始终是卡叔选择相信鸣人这一结果,而非卡叔从对土哥的歉疚到挣扎到决断这一过程,相较于结果而言,这样的过程反而更具感染力。只是很不幸,这两段回忆的作用都是完成卡叔对于土哥和鸣人的连接,卡叔自身的情感相对来说,埋没了太多。或者说,卡叔缺少足够的情绪化的表达。战场中的种种,从仰望土哥到神威空间土哥被放倒前的一刻卡叔所行使的都是作为土哥挚友的解读者身份。这样的解读自是其兄弟之情的一部分,但有关卡叔自己的心事,实在太少太少。

记得有人这样说,“所有人都有能杀土哥,唯独你卡卡西不能”。我想说,这样评价的人又哪里来的资格说出这样的诳语?如同土哥十余年所经历的痛苦与绝望,卡叔除却那一抹让人心碎的浅笑,亦是十余年的歉疚与痛苦,只是这一切都是画面之外的故事。对于这种的酸楚言论,我想说,看来,把情绪摆在台面上给所有人看还是挺重要的。呵呵…….

与卡叔同样的悲剧此阶段还发生在雏田的身上。除却最后拉郎配带来的撕胯问题,彼时其承担的是抚慰鸣人的作用,而对于其人,也是常常将鸣人视为心头好的。只是很不幸,旁边是她哥哥的尸身…….于是一时间一大片的恋爱脑的酸楚言论粗线,“你这样想着鸣人君让你哥哥情何以堪”云云,其实此时雏田更多的是被需要,如同卡叔此时作为解读者而被需要一般,其主体性往往为功能性让步,但同样不幸,雏田此时的处境,哥哥与心上人是要兼顾的。本身仿佛平行的道路一旦交汇,连接人的处境就异常蛋疼。雏田的作用与其身份的矛盾造就了当时相当多的言论。

同样的悲剧如同蛇叔作为佐助的保姆,我爱罗作为鸣人的“后宫”(咳咳)。当本该属于配角的思想被其作用所掩盖,所冲突,其定位往往受到质疑,而情绪化的读者也难免衍生出各种各样的情绪。

卡叔就是这样的众生下的一个蛋疼的存在(此阶段)。好在TV够良心,595虽然因为观赏性适当修改了除却神威之后二人的实力配比,但卡叔的心理表现还是比较够味的,最大的亮点就在于捅穿土哥后的手抖(表现其痛苦与挣扎),相比于漫画那刷了一整回的回忆,这样的一个细节不知要高明多少倍。